丹田之中,九百九十五滴真液,散發出光輝來,惶惶耀眼,幾滴真元精血吞入,真液趨于極限,向著一千滴進發。

    每一千滴,就是一個極致,真液的質量也會大大上升,而一個人的戰力,也會與眾不同!

    此刻的陳凡就是踏足在化勁三重天巔峰,向著四重天沖擊!只要一步踏入化勁四重天,那么陳凡就是城主一流的高手了,換句話說,整個北州能贏陳凡的人能幾乎為0!

    這就是這金色真液的可怕之處!

    山洞里,一股可怕的氣勢醞釀了開來。宛如風暴匯聚,天地顫鳴,透著叫人心驚的氣息,轟的一下,伴隨著陳凡的沖擊,這可怕的氣勢呼嘯而出。

    天地顫抖。

    化勁四重天,沖擊!

    而從外部看去,便是一道金色之光化作了風暴,呼嘯而出,席卷這個天地,整個天地都為之顫鳴,“嗡”的一下,大地作響。

    這一道金色之光是何等的可怕,以至于突破了這個天空,直奔外界而去,最后沖出了天遺宮,直奔云霄!

    一時之間,天遺宮內外都看的一清二楚,整個北州都沸騰了!

    “我的天,這是什么?”

    “一尊化勁八重天的老祖在突破嗎?”

    這些人都被嚇傻了,這個突破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嚇人到了極點,只看到一道核爆般的蘑菇云,卻清一色呈現璀璨之金色,直沖這云霄,沒有一絲花哨,這是徹徹底底的金色力量,肆意天空。

    北州上空,大半的天空都被這個金色之光給渲染了,金光一片。

    “這是。。”無數人張大了嘴,目瞪口呆。

    天遺宮里,枚滌生發狂,韓青竹死了,還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在這個天遺宮里,一個小小的北州里!這叫他完全無法接受,當下,他發狂般的就進攻這山壁,企圖轟碎這山壁。

    但是天遺宮里禁制強大,即便是他這化勁五重天的老祖,轟擊在這個山壁之上,卻依舊只能叫這個山壁搖晃,卻不能轟碎。

    可見這山壁的防御之強悍。

    “枚老祖。。這。”歐陽息到了這,他第一時間也是震驚的,一是震驚于這韓青竹竟然被殺了,二是震驚于這陳凡的實力,竟然已經有了斬殺韓青竹的能力!

    這越發叫他感覺自己沒有看錯人。

    但是。。

    “這陳凡膽子也實在太大了一點吧。”歐陽息苦笑,放眼看去,在這個天遺宮里四周四個五重天老祖,當下只是背負著手,一個個面色古怪,看著這一幕,沒有人想插手。

    杜不傳瞇著小眼,眼睛里透出精光,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而一旁的兩個圣地中人更是什么也不會說,袖手旁觀,那韋一畫眉毛不禁微微一挑,臉上微微有一絲震驚之色。

    這韓青竹他是知道的,一個不弱于他的對手,他雖然把這韓青竹視為敵人,但是也不得不承認,這韓青竹實力強大!

    但是一對一,這韓青竹竟然被殺了?這讓他心頭不免有些震驚。

    那么這個人的實力恐怖值得他忌憚啊。

    歐陽息剛想勸阻,叫這枚滌生冷靜一些,可誰知就在這時,轟的一聲,枚滌生一拳剛想轟下,從這個山壁里恐怖的金色之光爆發,這是一道徹頭徹尾橫掃的氣息,在這個氣息之下,枚滌生站立不住,人直接倒飛了出去。

    嘩,在場的人如潮水一般齊齊向后退去,臉上有一抹震驚之色。

    “這是什么?”

    從這個山壁里,赫然傳來的就是突破的氣息,只是這個突破之氣未免也太強了一點吧,這些人臉上一個個濃濃的恐懼之色,臉上都掛不住了,宛如高山仰止,螻蟻望天。

    八重天!!

    在這個氣息之下,他們感覺自己就像是滄海一粟,過度渺小。

    宛如站立在天道之下,仰望蒼穹。

    這個氣息,只能叫他們仰望!

    足足震驚了半刻鐘,這些五重天的老祖才一個個回過神來,匪夷所思,“傳位一些古之天才突破,帶動的氣息之大,能遠超自身的修為,這種人一出世,往往就是能越階戰斗,蠻不講理的同階無敵。”

    “但是。。。我也沒見過能出現八重天的!”

    八重天什么概念?十倍七重天,百倍六重天,千倍他們這種五重天的老祖!

    面對這個氣息,讓他們無力。

    這并不代表陳凡的實力,但卻能一定程度上,說明這個人無與倫比的可怕潛力,能做到這一步的,放眼天下寥寥無幾,金色之光一爆發,正大光明,王道之強,橫推一下,連這些五重天的老祖在這個氣息震懾之下,也只能遠遠退開,不敢上前。

    那韋一畫更是張大嘴,有些合不攏嘴的感覺,他捫心自問,自己絕做不到這一點!曾經在圣地里,他看到幾位師兄們突破,能引動六重天的氣息,已經在圣地引起一片喧嘩,驚聞天人了。

    這北州一個天才,竟然能如此??

    即便這韋一畫之前再怎么自恃是圣地天才,瞧不上這北州之人,但是此時此刻,也不得不承認這北州藏龍臥虎,這小子實在是逆天的有點沒邊了!

    這個場面,簡直刷新了他對“天才”兩個字的認知!

    無解!

    “這。。”枚滌生渾身發抖,失魂落魄,又無法置信,他還該不該為韓青竹報仇?這個突破的動靜已經叫他傻眼。

    一群人圍在這個山壁外,沉默不語,這些老祖們心頭各自有想法。

    在這個陵寢里,可是有大量真元精血的,他們這一次進來,人均才收獲了不到五百真元精血,這陳凡一進去,上下合計,怕是不下于兩千!

    整個洞府里三分之一的好處,被他一人得了,這還不算靈石這些,可行?

    哪怕是這人是天才,也不行!

    天才歸天才,他們舉薦上去,也僅僅只是有舉薦之功,可是這個真元精血,卻是實打實的利益,實打實能提升他們實力的東西!

    要交出去?那不行!

    當下,這些五重天的老祖們看這個山壁的眼神,透出了一絲冰冷,要不是這個山壁一時轟不開,他們恐怕已經要動手了。

    再說了,這突破的動靜歸動靜,完全不等于實力,這陳凡就算突破了,也不過就是四重天,真液一千滴。

    在這個北州,也是一個剛剛踏入四重天的人,當副城主可以,開疆拓土都不夠資格!

    更何況,他們在場的這些人,哪一個不是真液兩萬滴以上的高手?

    氣勢弱了個后輩,不可能!

    他們念頭才一結束,“刷”的一下,又是一道風暴從這個山壁里傳出,這會再次輪到這些人震驚了,因為這個風暴之強,青色之光充盈天地,強勢爆發。

    這青光之強勢,硬生生擠的一側的金色之光直接衰弱下去,一分為二!

    一半被青光占據,一半被金光占據!

    “什么??”這些人是真震驚了,就這金色之光突破的動靜,還有人能硬生生壓制下去呢?一分為二,互不相讓?兩道氣息膨脹開來,兩道巨大的蘑菇云相互擠壓著,向著遠處彌漫開來,北州越來越多的人能清晰的看到這嚇人的一幕。

    兩人突破的氣息合計,直逼化勁九重天去了!!

    “我的親老天爺。”杜不傳人都傻了,眼珠子差點掉了下來,“這些人還是人嗎,妖孽吧!”他們本以為天下有這么一個人已經算是了不得了。

    但是誰知道,這一出就尼瑪兩個!!

    這北州是個什么鬼地方,風水寶地,凈出些這種怪才嗎?

    旁邊那歐陽息看的口水都要流下來了,發財了發財了,這次把這兩人舉薦上去,大功一件啊!歐陽息當下人都暈了,仿佛已經看到自己從這小小北州不毛之地,挖掘出兩個足以震動天下的天才,震驚中州,官拜太子太保的樣子了。

    正當那歐陽息暈陶陶的時候,旁邊那圣地陳老祖用力的咳嗽了一些,摸著胡須道,“這兩人曠世奇才,當入我圣地!”

    “我覺得也是!”周老祖無不認真,十分認可的點了點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修真歸來有了老婆和孩子,修真歸來有了老婆和孩子最新章節,修真歸來有了老婆和孩子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月亮是特马打一生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