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閑人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大唐軍事學院

小說:唐朝小閑人 作者:南希北慶 更新時間:2017-01-12 09:02:35 源網站:快眼看書
    從一開始的不屑、蔑視,到震驚,再到學習,這些軍中大佬們的心態在短短時辰內,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什么叫做精銳?

    這才是精銳!

    最為完美的是其中的細節都體現出了皇家警察的精神所在,救人的時候,先將人質送走,其余人掩護,然后再撤離,關鍵還是兩個少女,這是非常英雄主義的,但卻是團隊的英雄主義,沒有個人英雄主義。

    哪怕是李勣這大唐第一大元帥,不免也是感到驚嘆不已,關鍵這幾人以前都是長安出了名的紈绔,尤其是尉遲修寂和蕭曉這兩個人,無惡不作,干得缺德事實在是太多了,可是如今卻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化,在他們身上感覺不到一絲紈绔的氣息,心想,如果訓練營在招生,不管怎么樣,也得讓自己的孫子參加訓練營,他可不想自己的孫子變成為非作歹的紈绔。

    “特派使。”

    李勣突然喊道。

    韓藝回頭望向李勣。

    李勣招招手。

    韓藝走了過去,好奇道:“不知司空有何吩咐?”

    李勣激動道:“方才那冒煙的是甚么武器?”

    其余將領也是好奇的望著韓藝。

    韓藝道:“這個呀,楊將軍比較熟悉。”

    大家又看向楊思訥。

    楊思訥覺得莫名其妙,道:“這我從未見過,熟悉就談不上了。”

    韓藝笑道:“楊將軍莫不是忘記當初那陳碩真了?”

    楊思訥猛地一怔,“你是說---!”

    韓藝點點頭。

    楊思訥當然見過,當年陳碩真一人獨闖楊府,差點在一眾大將面前殺死韓藝,雖然功虧一簣,但是也將楊府的大堂給燒了一干二凈,這讓楊思訥視為奇恥大辱,一個女子沖到他的大本營,在眾目睽睽下,將他的大本營都給燒了,并且還全身而退,這簡直丟人丟到家了。

    李治心里也好奇,道:“這究竟是什么?”

    韓藝忙道:“其實這只是一種磷粉,點燃便會冒出大量煙霧,但這只能用于小規模的沖突,如果用于大戰的話,這千軍萬馬一沖,就不可能有著效果了。”

    李勣點點頭,微微露出遺憾。

    忽然,操場上,助威聲又響了起來,大家又尋聲望去,只見下一輪已經開始,而這一次上來的是裴少風、楊蒙浩、言豪、慕容舟航、阮文貴。

    “是我兒子!”

    大將慕容寶節驚喜道。

    楊思訥更多的是注意楊蒙浩,看到楊蒙浩那嫻熟的動作,心里非常欣慰,我那二哥總算可以松一口氣了。

    這個組合其實也是很強的,上個組合雖然尉遲修寂和蕭曉個人能力是超強的,但是柳含鈺、盧開明就差了一點,可見韓藝他們是做過仔細的安排,將強的和弱的放在一個團隊,就是怕他們考不過。

    可如果說每回都是一樣的,那就太無趣了,也太簡單了,因此尉遲修寂他們完成之后,除了推不動的墻體之外,掩體開始變化起來,人質也從樹上變成到水里,訓練營為了這一回考試,也是下足了功夫,挖了個大水坑,反正各種姿勢救人。

    但是“英雄救美”是永恒的主題,這是要塑造皇家警察光輝形象。

    根據不同的掩體,展現出不同的配合,讓人看得是眼花繚亂,而且這些配合可都不是中看不中用的,因為這里都是一些專業人士,你忽悠不到他們,只能拿出真本事來,契苾何力他們時不時就不由自主的叫好,可見很多東西都令他們眼前一亮。

    不過學員們并未因此而感到分心,而是已經完全進入了狀態,達到旁若無物的狀態,或五人,或七人,或十人一個小組,一批接著一批,不斷沖向那一面一丈高的木墻。

    李治他們也看得是大呼過癮,即便到了中午,也不覺得肚子餓,看得已經入神了。

    因為是一組一組的上,一組人耗費的時間,大概也就是兩炷香功夫,兩百多人也不需要太久,當然,中間也出現了不少意外,但這是團隊比賽,一個人不過,整隊人都不過,故此其余人都是全力救助,絕不會說落下同伴,這反而讓人感受到了他們的團隊精神。

    到了下午時分,兩百人全部考過了,只有三組人差一點點就沒有通過。

    兩百名學員又排列起整齊的隊伍,來到臺階前,向李治敬禮。

    李治與一群軍中大佬全部起身鼓掌!

    其中有激動,有感動,也有愧疚。

    契苾何力等一干大將軍們可不敢在輕視這一群小娃,軍人不過如此,關鍵是劇情太好了,英雄救美。

    一干學員表現的不驕不躁,挺直著身板,他們奪回了屬于自己的尊嚴。

    韓藝走上前來了,表情平淡,語氣也很平淡,“你們行動已經說明一切,我就不多說了,食堂那邊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豐富的飯菜,解散吧。”

    這與他前面那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說是截然相反,而且非常簡短,但是逼格依舊。

    一干學員敬完禮之后,頓時隊形大亂,一窩蜂的朝著食堂涌去,那是不顧一切啊。

    李治手還在招著,還尋思著是不是該說上幾句,又該說些什么,不要說他了,其余大將也準備指點一番,看得太激情,他們從中領悟許多,有許多的想法。

    但是韓藝根本沒有給他們這個機會,韓藝認為你們說多了,這逼格就是下降的,我們不需要你們的指點,現在輪到我們無視你們了。可是,當李治他們看到這些學員作鳥獸散時,心里不禁又尋思著,難道前面的一切都是幻覺,這就是一群紈绔。

    韓藝回過頭來,見到李治一臉尷尬,忙道:“陛下,微臣罪該萬死,微臣習慣性的讓他們解散了。”

    李治一怔,輕咳一聲,笑道:“無妨,無妨。朕倒是好奇,為何他們這么急著去食堂?”

    韓藝道:“哦,這也是習慣吧,因為平時吃飯都是有時間限定的,他們只是為自己爭取吃更多的時間,不過他們可能也忘記今日沒有時間限定的。”

    契苾何力咂舌道:“想不到你們這么嚴格?”

    薛仁貴情不自禁道:“若無非這么嚴格,就如何能夠訓練出這么令人震撼的隊伍來。”

    他話音剛落,忽聽得食堂里面傳來一陣陣歡呼聲。韓藝愣了下,苦笑道:“陛下,微臣可能估計錯誤了,他只是想早點慶祝考試通過。”

    李治他們先是一愣,隨即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韓藝又道:“陛下,司空,各位將軍,官署里面已經備上了宴席,還請陛下和各位將軍去官署里面稍作歇息。”

    尉遲敬德咳著嗽道:“陛下,你們去吧,老夫去食堂那邊看看。”

    跟皇帝吃飯,他實在是沒有太大的興趣。

    李治笑著點點頭,一行人便往官署那邊興趣。

    不過韓藝似乎忘記他現在已經落單了。

    “你小子,人沒多大,膽子倒是不小,還要給我們一些顏色瞧瞧!你可知道我這只手殺了多少人么?”

    “來來來,瞧你怎么給我顏色瞧瞧!”

    契苾何力、阿史那彌射、程處亮、高侃、李思文等功勛二代們都夾著韓藝,數條大膀子壓在韓藝那不怎么強壯的肩膀上,搖的韓藝是暈頭轉向,雖說韓藝是宰相,但是輩分低,他們可不管你宰相不宰相,現在在的都是將軍,這人多勢眾,誰叫你這么吊。

    李治看在眼里,為韓藝捏了一把冷汗,但是他也阻止不了。

    獨孤無月、長孫延、元烈虎則是乖乖的走在一旁,盡量與韓藝拉開距離。

    韓藝心里大罵他們沒有義氣,我那么說是為了誰啊?

    忽聽得砰的一聲響!

    韓藝咦了一聲,“這是誰的錢袋。”

    “我的,我的!”

    程處亮趕緊將錢袋撿起來,他這一彎腰,只見一路上都是錢袋,驚呼道:“怎么這么多錢袋!”

    “哎呦!我的錢袋!”

    “是我的錢袋”

    這一干大佬們驚呼道。

    李治他們也回過頭來。

    更為要命的是,有一個錢袋邊上有一塊紅肚兜,尤為得醒目。

    大家都看著那塊紅肚兜,這是誰的?而韓藝周邊唯有一個人彎腰去撿錢袋,這個就是阿史那彌射。

    所有人都看向阿史那彌射,只見阿史那彌射滿面大汗。

    契苾何力哈哈笑道:“阿史那,你就別忍了,快去撿了吧!哇哈哈啊!”

    其余人也哈哈大笑起來。

    阿史那彌射老臉通紅,彎身拾起紅肚兜和錢袋,揣入懷里,狠狠瞪著韓藝。

    同時,契苾何力、程處亮等人趕緊遠離這廝,這人會妖法。

    韓藝臉上卻是人畜無害的笑容,來啊,大家來互相傷害啊!

    來到大堂內,眾人紛紛坐下。

    契苾何力意猶未盡道:“我說韓侍郎,你們訓練營的考試還真是令人大開眼界呀,這都是誰想出來的?”

    韓藝道:“我們訓練營是講究團隊精神,這是我們一塊設計的。”

    高侃道:“那---那些彼此間的配合呢?”

    韓藝哦了一聲,道:“那是獨孤校尉想出來的?”

    獨孤無月立刻道:“韓侍郎過謙了,其實這些配合中的一些基本動作都是韓侍郎想出來的,我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

    契苾何力驚訝道:“韓侍郎,我說你一個商人,怎么還會這些?”

    李治哈哈笑道:“契苾將軍,你莫不是忘記此番西北平叛是誰統帥三軍全殲了阿史那賀魯全部主力的?”

    “對對對!我怎么將這事給忘記了,韓侍郎可也算是出將入相。”

    契苾何力拍拍腦門道。

    韓藝謙虛道:“大將軍過獎了,其實這一切都是承蒙陛下的隆恩浩蕩,若非陛下信任微臣,微臣也不可能做到這一切。”

    “這功勞你可就別往朕身上推了。”李治呵呵一笑,心里倒是非常得意的,其實韓藝立下每一項大功,都與他有關系,正是因為他的破格提拔,才會有韓藝的閃光點,千里馬也需要伯樂的,又向韓藝道:“韓藝,你們的這番安排雖然令人大開眼界,但是朕倒是非常好奇,為何你會這么安排,好比救自己的同伴和救出少女?”

    不少將軍也是頻頻點頭。

    韓藝笑道:“陛下和各位大將軍之所以感到困惑,那是因為軍隊里面訓練的是如何殺敵人,因為軍人就是為了戰爭而生,但是皇家警察是為治安,是為了百姓,是代表著正義,怎么能已殺人為主,當然是以救人為主。”

    “言之有理!”

    李治點點頭,再一回味,的確這么安排,讓他感受到皇家警察的光輝。

    契苾何力倒是對這不感興趣,道:“韓藝,你是咋將他們訓練的恁地整齊,看上去可比陛下的禁衛軍都要英武一些。”

    唰唰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韓藝身上。

    李勣道:“我大唐最能練兵的,莫過于侯君集,紀律嚴明乃大唐將帥之最,可是這皇家警察在紀律和形表之上,還要勝于飛虎軍。”

    薛仁貴也點頭道:“這里面的確有很多令人稱道之處。”

    韓藝笑道:“這都是獨孤校尉訓練的。”

    獨孤無月立刻道:“我不過是訓練,這訓練法皆是韓侍郎想出來的。”

    契苾何力眼眸一轉,韓藝是宰相,品階比他略差一點,不太好弄,但是獨孤無月好,關鍵長得這么漂亮,天天看著也舒服呀,嘿嘿道:“無月,來老夫軍中,幫老夫練兵。”

    阿史那彌射瞟向元烈虎道:“小虎,那你就來我軍中吧。”

    薛仁貴他們也想挖墻角,可是開口的都是大佬,輩分不夠,只能作罷。

    元烈虎搖頭道:“多謝大將軍的厚愛,我不太想當兵。”

    李治一看這情況不太對勁呀,我是讓你們來觀考的,不是讓你們來挖我的墻角的,呵呵道:“獨孤校尉和元校尉已經在民安局就職了,而且民安局也需要他們,你們就別多想了。”

    李思文、程處亮、韋待價異口同聲道:“陛下圣明!”

    契苾何力和阿史那彌射紛紛鄙視這些家伙,你們都訓練完畢,還占著茅坑干啥。

    獨孤無月突然道:“陛下,微臣有本上奏。”

    李治一愣,道:“說。”

    獨孤無月道:“微臣認為可以將訓練營應用于軍事上面。”

    軍校?

    韓藝腦袋里面立刻閃過一個念頭。

    李勣聞言,當即眼中一亮。

    李治眨了眨眼,道:“應用在軍事上面?”

    獨孤無月點頭道:“不錯,訓練營的學員只是缺乏實戰經驗,一旦有了經驗,他們立刻就能夠成為一直精銳的部隊,最為關鍵的是,他們個個都認字,他們能夠非常準確的知道上級的作戰計劃。而我朝的低級將官,多半連字都不認字,而真正在戰場上指揮作戰的將官,可都是這些低級將官,而非統帥,他們能否準確的明白統帥的作戰計劃,這可是關乎整個戰局。

    微臣是非常反對將武將納入科舉當中,這行軍打仗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一個群體,這一個人再厲害,手下的將士不行,那也是決計打不贏的,怎能以個人能力來判斷。因此微臣建議陛下將訓練營應用于軍事上,著重為國家培養一整套的將官,倘若天下將官皆是出自訓練營,訓練士兵的一套也都是統一的,那么任何統帥不管是領哪個折沖府的兵,也不會出現將不知兵,兵不知將的情況,因為大家都是出自同一個訓練營。”

    這就是蝴蝶效應,沒有韓藝就沒有獨孤無月的這一番話。獨孤無月自小就有著雄心壯志,他可不想當一名警察,他的心還是在軍隊中,他時時刻刻都在考慮如何強軍,如何殲滅所有的敵人,而且他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他不太喜歡現在折沖府,覺得士兵素質不高,他希望采取精兵政策,這樣打起仗來才帶勁,他在訓練營看著這些學員的成長和變化,就開始摸索這其中的原因,為什么會這樣,又想著是否可以將這一種機制移植到軍隊中。

    李治也覺得這方案非常不錯,問道:“各位愛卿以為如何?”

    契苾何力立刻道:“我看行。”

    其余將領也紛紛點頭。

    李勣突然道:“獨孤校尉的辦法雖然可行,但是老臣還是認為這武舉不能取消,武舉得意義不完全在于為朝廷提拔人才,更為重要的是表示朝廷重視軍隊,這是非常有必要的,將來若有這種訓練營的話,可是讓中舉之人去訓練營再學習。”

    獨孤無月急忙抱拳道:“司空說得是,這是卑職考慮不周。”

    李治點點頭,道:“既然各位愛卿都覺得可行,證明這確實能夠有助我大唐軍隊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那就成立一家---可這訓練營應該怎么稱呼呢?”

    韓藝隨口道:“大唐軍事學院。”

    李治眼中一亮,道:“這名字好,就叫大唐軍事學院。獨孤校尉,既然這是你提出來的,就由你上一份詳細的章程來。”

    “微臣遵命!”獨孤無月一抱拳,又道:“陛下,練兵之法,不僅僅在于訓練,經驗同樣重要,兵不能怠,否則會降低士兵的戰斗力,微臣認為我大唐應該繼續保持對外戰爭,讓士兵能夠戰場中得到磨煉。”

    元烈虎皺了下眉頭。

    李治瞧了眼獨孤無月道:“你似乎話里有話啊!”

    獨孤無月道:“啟稟陛下,如今西北叛亂已經被掃平,以微臣之見,我大唐應該出兵征伐高句麗,完成先人未完成的遺志,收復遼東地區,為中國子弟報仇雪恨。”

    此話一出,整個會議的氣氛立刻變得非常微妙。

    所有統帥都是蠢蠢欲動,甚至于李勣都偷偷用余光瞟向李治,不打仗武將的作用就會慢慢降低,文武之間就會失去平衡,武將當然想打仗。

    可李治面色卻有些僵硬,目光左右閃動著,慢慢擠著笑容。

    就在這時,韓藝突然站出來道:“陛下,有一事微臣忘記說了。”

    李治道:“什么事?”

    韓藝道:“是這樣的,微臣打算在幾日之后,為這些學員辦一個畢業典禮,希望陛下和各位將軍能夠出席?”

    “畢業典禮!”李治哈哈一笑,道:“有趣!有趣!朕到時一定出席。朕敬你們一杯,感謝你們為朕培養出這么一批優秀的皇家警察來。”

    這些統帥們面面相覷一眼,就連李勣眼中都閃過一抹難以讓人察覺的失望。反倒是提出這建議的獨孤無月是面無表情。

    PS:求打賞,求訂閱,求推薦,求月票。。。。。......(未完待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唐朝小閑人,唐朝小閑人最新章節,唐朝小閑人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月亮是特马打一生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