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圣 第317章 文斗一州

小說:儒道至圣 作者:永恒之火 更新時間:2016-12-21 21:16:30 源網站:快眼看書
    “你對我荀家誤會太深。你傷我荀家子弟,我荀家若不查清懲戒,亞圣世家的威嚴何在?連這等小小的挫折都不能忍受,將來如何承擔人族重任。”荀隴道。

    方運神色一冷,道:“荀家身為亞圣世家,連我一個小小的舉人都不放過,實在令人心寒,如何當我人族楷模?”

    “你可不是小小的舉人!你是東圣親封的十國第一秀、五甲三圣前,又是大學士獵殺榜上的大人物,怎會是小小的舉人?”荀隴道。

    方運立即道:“你們荀家連在大學士獵殺榜的人物都敢隨意陷害打壓,天下之人有多少是你們不敢欺辱的?”

    “你倒是略有辯才。隨意打壓?難道碎荀燁文膽的不是你?”

    “我持刀而立,準備殺豬,有人想殺我卻一頭撞到我的刀尖上,我怎能算兇手!”

    “但現在無人知是你刺出還是那人自己撞上,所以我荀家才要調查。我荀家若是想打壓你,必然不會調查,而是直接給你定罪。你有嫌疑在身,本來就不能入圣院,豈能怪我荀家?”荀隴道。

    “荀進士果然一張好口舌。可惜,天下人不是傻子。身為亞圣世家,若有哪怕一絲一毫的證據,也會立刻處置我,就算是我在大學士獵殺榜上,堂堂亞圣世家還請不動刑殿或圣裁?無它,你們荀家自知理虧,自知一旦刑殿出手或圣裁,必輸無疑,家族臉面丟盡!你再巧言令色,也無法掩飾你們荀家的心虛和驕狂!”

    “這種小事請圣裁?你當真糊涂。我們荀家只當你小輩之間的私仇,你卻恨不得讓我荀家破滅,真是讓人難以置信。”荀隴道。自始至終,他的表情都一副風輕云淡的樣子,不喜不怒。

    船長室中傳來李文鷹的聲音:“荀隴小兒,莫要以為用親疏有別之念護自己文膽,就可妄言。你再敢顛倒黑白,不要怪我‘行師道’!”

    荀隴的表情出現微不可查的變化,隨后道:“我乃荀家人,當然要為荀家說話,我履行人倫大道,何錯之有?劍眉公你乃人族名士,若是以大欺小對我行‘行師道’,斷我前程,我只能以死自證!”

    “為何你可為一家死,而不可為一族死?”李文鷹的語氣中充滿了惋惜。

    荀隴雙目有光,堅定地道:“我先是荀家人,才是人族人!人族能屹立于十國,是眾圣所為!為荀家死,就是為眾圣死,就是為人族死!亞圣世家與方運一人,孰輕孰重,我一個小小的進士都分得清,你們分不清?若人人都可污蔑亞圣世家之圣名,眾圣世家的顏面何在?助方運,就是劍指眾圣世家。”

    方運眼中閃過一抹怒意,道:“難道比你重要之人要你死,你就應該死嗎?”

    “別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亞圣世家的顏面重于一個舉人的顏面。兩者若有沖突,舉人必須要低頭認錯,不然就是不識大體!”荀隴道。

    “荀進士,沒想到你如此曲直不分!在你們荀家人眼里,我的生死竟然也成為區區面子!”方運怒道。

    “我曲直不分?我荀家不過是要調查你,還沒等如何,你就去文斗夕州陷我荀家于不義,到底是誰過分?”

    “沒想到到堂堂荀家進士如此卑劣,若不是你荀家逼得我失去圣院庇護,置身于妖族的百血懸賞,把我逼上絕路,我何至于文斗一州!”

    “你明明身負百血賞金還碎荀燁文膽,我荀家是秉公執法,只能怪你時運不濟,與我荀家無關。”荀隴冷漠地道。

    方運深吸一口氣,冷冷地道:“荀進士說的好,我早在數月前就說要文斗慶國一州,作為回禮,可惜你們荀家時運不濟,竟然在我選擇的夕州。你身為堂堂進士,卻說我什么污蔑荀家,實在可笑。”

    “荀家時運不濟?你用詞不當,此次文斗,你必輸無疑,你除了能襯托我荀家一代人的威名,什么都做不到。你,太小看我們亞圣世家的積淀。我勸你到夕州后去荀子圣廟三拜九叩,然后寫一篇祭荀圣文認錯,否則等你文斗一敗涂地就晚了。”

    “荀隴,你指鹿為馬、是非不分,就不怕遭報應嗎?”方運冷冷地道。

    “報應?我有亞圣先祖庇護,為荀家殫精竭慮,從無過錯,絕不會遭報應!等你文斗一州失敗的時候,就知遭報應的是誰!”荀隴臉上浮現一抹極冷的笑意,笑容中充滿了強大的自信。

    “既然你如此說,那我們就在夕州文院前見分曉!我就不信,你們荀家能遮住天!顛倒理!”方運的目光變得無比銳利。

    宗午德突然笑道:“荀隴,你修荀子的天人相分真是可惜了,你這三寸不爛之舌,很適合縱橫術,面皮之厚,很適合權術,你若能同修縱橫與權術,必可封圣。”

    “我有機會一定試試,倒是你,怕已經忘記自己是慶國人。”荀隴道。

    “哦?我和你不一樣,我先是人族人,然后才是慶國人。”宗午德道。

    “道不同,不相為謀。”荀隴說完,輕輕昂起頭,看著遠方的夜空,神色坦然,目光堅定。

    “哼,荀子雖與我墨祖有爭,那也是圣道之爭,沒想到他的后輩竟然如此不堪之輩。”墨杉道。

    “我只當荀燁一人為利忘義,不曾想竟不止一人。”賈經安搖頭嘆息。

    “我都懶得理會這種人,等方運文斗夕州成功,我倒要看看他會如何說!”

    “對!過了摩妖山就到慶國,我倒要看看何人能文壓方運!”

    “咦?你們看摩妖山。”

    眾人立刻向前方看去,就見左前方群山連綿起伏,一望無盡,而在數百里的摩妖山主峰上,天空出現一個巨大黑色漩渦。

    普通舉人看不清,但方運和那些大學士都看得清清楚楚,摩妖主峰上聚集著數以十萬計的妖族,其中有數十頭妖族體形格外巨大,不是妖王就是大妖王。

    那些妖族也一起看過來,沖空行樓船大吼。

    一頭足有三層樓高的巨大狼妖突然張開大嘴,一道百丈長的銀色彎月光刃出現,撕裂長空飛來,那百丈光刃速度之快難以估量,眨眼間就飛到近處。

    眾人大驚,孔家的大學士下意識要調動空行樓船的力量,但那百丈光刃撞在一層無形的力墻上,消失不見。

    隨后一個黑色的‘雷’字浮現在天空, ‘雷’字扭曲,化為一道巨大的雷霆劈中巨狼,把那巨狼化為烏有。

    “啊?半圣封山了!”

    “一定是東圣大人!別的半圣不會如此激進。這五妖山按理說是妖界的延伸,眾圣不便隨意出手,也只有東圣大人才會如此。”

    “看看那些妖蠻,嚇得瑟瑟發抖。”

    “原來東圣大人封山禁蠻了。若是普通的地方,半圣一句話就可封禁,讓人無法進出,但這五妖山不同,連通妖界,半圣要封山需要極多的力量。”

    “看來人族會安穩一陣,只是不知道會安穩多久。”

    眾人繼續討論著,樓船也在快速行進。

    空行樓船飛越一座又一座城市,隨后慢慢減速,懸浮在一座城市的上空。

    “長寧府到了,即將下落。”孔家大學士的聲音傳來。

    空行樓船漸漸下降,眾人走到船舷邊,觀望長寧府的夜景。

    方運粗粗一看,長寧府不如玉海城大,但比江州的首府大源府大許多,此刻已經是夜晚,長寧府中燈火輝煌,宛若不夜之城。

    三十余丈長的空行樓船大如校場,又散發著金光,在夜間極為醒目,方運看到數不清的慶國人抬頭望天,孩子們歡呼雀躍,年輕人仰頭期盼,老人們則面露笑容,似乎在講述有關空行樓船的傳說。

    空行樓船緩緩向夕州文院的門前廣場降落,而廣場被早早清空,兩側已經被設了路障,防止路人靠近。

    方運看了一眼荀隴,道:“我便滿足你。”說完又看向李文鷹。

    “我欲以雷音傳遍全城,力有不逮,還望李大人相助。”

    “你說話便是,我助你聲傳夕州!”李文鷹道。

    旁邊的人無奈地看著李文鷹,心想果真還是那個兇名赫赫的妖蠻克星,孔家大學士都不敢這么做。

    “謝李大人。”

    方運說完,深吸一口氣,以舌綻春雷徐徐道:“昔日慶國文人渡江入景國,文斗江州舉人。今日,景國舉人方運,特來拜訪慶國夕州還禮,在夕州文院門前以文會友,文斗一州,望諸位夕州舉子不吝賜教!我,來取回屬于景國人的東西!”

    方運只是舉人,聲傳不遠,但一股無形的力量附在方運的聲音上,向四面八方滾滾鋪開,最后籠罩整座夕州,甚至連夕州周邊的地方也能聽到方運的聲音。

    船上所有的人望著方運。

    那些曾隨方運殺妖蠻、入龍崖、過彗星長廊的人目光明亮,想起了圣墟中的那一幕幕,想起方運以重病之身驚退妖蠻,想起方運殺三千皇都軍奪霧蝶,想起方運奇跡般地把他們帶到第七長廊。

    “方運必勝!”師棠雙拳緊握。

    “狼蠻圣子沒擋住他,妖皇金衛沒擋住他,彗星長廊沒擋住他,這夕州,也擋不住他!”

    荀隴道:“壓我荀家?妄想!此地,將成為方運的恥辱之地,也必將會成為他圣道的裂痕!”

    說完,荀隴腳踏白云,飛離空行樓船。(未完待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儒道至圣,儒道至圣最新章節,儒道至圣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月亮是特马打一生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