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法師 第1682章 七星獵人大師

小說:全職法師 作者:亂 更新時間:2017-05-16 11:25:35 源網站:快眼看書
    ……

    ……

    第二天一早,太陽剛上升的島山上,鐘立就把大家給叫醒了。

    “隊長,有游蕩信鷹帶來了獵人大廳的一條懸賞,出價很高,又正好是對付我們比較熟悉的蜥蠑!”鐘立有些興奮的說道。

    “給我看看。”顧盈說道。

    信鷹一般是獵人大師才擁有的野外通訊設備,常規的通訊設備在妖魔之地無法使用,信鷹這種特殊的存在便成為了獵人大師們傳遞和獲取信息得比較重要的方式了。

    “需要一頭野生蜥蠑妖活幼崽,1oo萬的出價……大手筆啊!”謝豪湊了過去,有些驚喜的說道。

    “蜥蠑妖幼崽值這么多錢嗎,這東西難抓不說,還特別容易惹出事來,會不會假懸賞啊?”大鼻子法師說道。

    “信息是真的,這是獵人大師的信鷹,上面還有獵人大師的章印,章印還沒有隨著時間揮消失,就說明這個懸賞是有效的。”顧盈說道。

    “那我們不是賺大了,抓一只蜥蠑幼崽對我們來說不是小菜一碟!”謝豪說道。

    “而且,這信條上面還有附上一條,該獵人大師需要一支中階精英小隊,對千島湖附近一帶熟悉,捕獵能力出眾,她會出價24oo萬進行為期一到兩個月的合作雇傭,前提是在一個星期的時間內捕到蜥蠑幼崽。”顧盈說道。

    “24oo萬!!!”岳風小隊眾人不由倒吸了一口氣,眼睛里泛起了光來!

    “24oo萬,我們六個人分的話,每人可以拿到4oo萬,這是一筆大錢啊,我們岳風小隊好像很少接到過1ooo萬以上的大單子吧??”鐘立欣喜的說道。

    懸賞有分級別,獵人們擁有一定的稱謂才能夠接更高級別的懸賞,1ooo萬級的懸賞算是大單子了,對他們中階法師而言,做完這一單今天都可以休息了,而24oo萬就更夸張了,每個人分到的錢甚至可以購買一些魔具,假如再有一些存款,沒準一些便宜的靈種的錢都可以湊出來!

    有一些元素靈種價格大概在14oo萬到18oo萬之間,他們做這一單就賺4oo萬,要多來幾單,離靈種自然就不再那么遙遠。

    “咳咳,我們隊伍現在是七個人。”顧盈糾正道。

    “哇,他也分錢啊,這家伙啥事沒做,就給我們湊個人數的,一下子分到3oo多萬,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大鼻子中年法師立刻不滿的說道。

    如果是幾百萬的懸賞,分七個人就分七個人了,雖然有點小心疼,但總比人數不夠無法出任務浪費時間好,可現在是一個24oo萬的懸賞,多了一個人就多分走了3oo多萬,哪會不心疼!

    “就是,他入隊,我們只是做蠑魔心珠的懸賞,這個懸賞沒把他算在列吧。”那名巖系的法師說道。

    “這樣不太好吧,他現在也算我們成員了。”鐘立有些尷尬的說道。

    “真是的,你們吵什么,說得好像這24oo萬已經是我們的一樣,八字沒一撇呢。梵墨已經入隊了,那就有他的份,吵個屁的吵,趕緊給我擬定一下接下去的計劃,這個既然是信鷹空投懸賞,那就表示其他獵人小隊也會收到,要是被別的隊伍先奪了蜥蠑幼崽,我們一毛錢都沒有!”顧盈毫不客氣的把隊員們給罵了一頓。

    大鼻子法師、巖系法師心中幾分不滿,但還是沒有直接頂撞隊長顧盈。

    莫凡也很詫異,要從獵人道德來談的話,他們確實不應該把自己從隊伍里踢出去,畢竟蠑魔心珠的懸賞他們已經打算放棄了,可現在社會上又有哪幾個見錢眼開的獵人會講這個道德,哪怕鬧到獵者聯盟那里,從程序上來說,他們接的是新懸賞,不帶莫凡不分錢給他都不算違規的!

    顧盈居然沒把自己醬油踹了,這讓莫凡一下子對顧盈有些刮目相看,如今有這種獵人道德的真得太少了,尤其是對一個非常缺錢的人而言。

    “大家其實也不用為我爭吵,我本來也只打算做蠑魔心珠的懸賞,你們做別的,我就不跟隊了……”莫凡說道。

    莫凡對顧盈有幾分欣賞,所以也不希望她因為這件事得罪了大鼻子和巖系法師,本身女隊長在隊伍里建立威信就蠻不容易的,再做這種有損大家利益的事情,很容易導致隊伍解散。

    “梵墨,你不用自卑。我們誰不是從新人過來的,誰不是從初階到中階的,這次我們接蠑魔心珠的懸賞沒有完成,是因為我們準備不足,你跟我們一樣是白跑一趟,這個新的懸賞我們志在必得,你跟我們蹭點錢,買點資源,沒準就沖到中階了。看你年紀也不小了,還在初階確實有點丟人。這個世道長得好看是沒有用的,男人還是得有點實力,有點經濟,不然碰到漂亮喜歡的女神都不敢去追。”顧盈對莫凡說道。

    聽到顧盈這番話,莫凡好一陣無語。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自卑了???

    幾百萬對莫凡來說根本不能算錢好嗎,小炎姬哪天胃口好起來,都不夠小炎姬零食的!!

    算了,要這樣跟他們說,他們又說自己吹牛了。

    “是這樣,我在研究蠑魔,也只打算和蠑魔打交道,其他懸賞沒太大興趣的。”莫凡說道。

    “隊長,他自己都這樣說了,那你還挽留什么。我們還是趕緊出吧,晚了這錢真就沒了。”大鼻子中年法師立刻說道,并且瞟了一眼莫凡,露出了一個算你識相的表情。

    “是啊,是啊,后面那個大懸賞還未必是我們的。”巖系的法師說道。

    顧盈露出了幾分為難之色,但莫凡主動這樣說了,她也沒有什么好再強求的了。

    “我把押金退給你。”顧盈說道。

    “好。”

    顧盈將押金退還給了莫凡,讓莫凡意外的是,這押金居然是自己交的兩倍,顧盈的意思是,這次任務失敗他們隊伍也有責任,本來是帶莫凡來賺錢的,結果卻半途而廢,這雙倍押金就算是對莫凡的補償了。

    莫凡本來是不要的,顧盈堅持,他也只好接受了。

    ……

    和岳風小隊分開后,莫凡便自己在千島湖走動了起來。

    他開始用自己的力量去攻擊這些蠑魔,想看看自己消滅這些蠑魔的度,果然,不管使用什么系的魔法,這些蠑魔都遠比正常的戰將級生物難殺得多,莫凡在一片大島附近殺戮了一整天,結果也只是掃清了一小片水域的蠑魔。

    整個千島湖那么大,蠑魔那么多,以莫凡這種魔法炮臺型的毀滅法師都沒有讓蠑魔的數量明顯下降,靠純暴力治理這個問題是真得不大可能了!

    “算了,先回去吧,看看靈靈那邊有什么辦法。”莫凡很是無奈,見天色又開始晚了,只好打道回府。

    莫凡自己一個人在千島湖也折騰了幾天,沒找到什么更有效的辦法。

    ……

    返回到了明湖驛站,莫凡找到了靈靈。

    靈靈正在埋頭研究著什么,一臉專注認真的小模樣,透著幾分高智商學霸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氣質。

    阿帕絲則坐窗臺邊上,啃著一顆紅彤彤的蘋果,穿著百褶裙的她正晃蕩著她那雙性感的小長腿,看似悠閑愜意,其實滿目無聊。

    “沒什么事,你就把她收進契約空間里。”靈靈對莫凡說道,顯然指的是阿帕絲。

    “我又沒礙著你!”阿帕絲不高興了。

    “你吐出來的氣影響我工作。”靈靈說道。

    “哼,討人厭的臭丫頭!”阿帕絲從窗臺上跳了下來,卻是走到了莫凡身邊,兩只纖細的胳膊摟著莫凡,將那兩團軟軟的小兔子貼了上來,蹭啊蹭的純情嬌媚的問道,“大哥哥這幾天有什么收獲呀?”

    “沒啥收獲,這些蠑魔太難殺死了,純靠武力的話,估計得請上一群階法師過來,但那樣的話整個千島湖也就毀了。”莫凡說道,他也不介意阿帕絲這種矯情假意的撒嬌,反正手感蠻好的。

    靈靈瞥了一眼做作無比的阿帕絲,臉上雖然沒有什么表情,眼睛里卻滿是嫌棄和惡心。

    “你休息一會,等等幫我去獵人大廳那跑一趟。”靈靈說道。

    “你這有什么進展嗎?”莫凡問道。

    “有一點。”

    “那就好。”

    莫凡之所以可以在級別較低的時候完成一些大懸賞,很多時候都是靠靈靈那強大無比的專業知識和無與倫比的高智商,所以他們這個組合,靈靈是腦子,莫凡當個四肢達的智障就可以了!

    “噗噗噗噗~~~~~~~~~~~~~”

    窗臺外,翅膀撲打的聲音傳來,莫凡臉上露出了幾分疑惑。

    阿帕絲臉上卻露出了幾分小興奮,不等她往窗臺靠,靈靈立刻嚴肅道:“不許碰它!”

    ……

    ……

    獵人大廳

    一股嚴重的淤泥沼澤味道彌漫了開,那些過往的獵人們趕忙捏住了鼻子往旁邊躲開。

    一隊有些襤褸渾身著泥臭氣的獵人快步的走入大廳,他們也顧不得身上這形象和味道,趕忙前往了一間獨立的獵人小間。

    這隊人正是岳風獵人小隊,他們效率很高,僅僅四天不到的時間便完成了蜥蠑幼崽這個懸賞,并馬不停蹄的過來交接懸賞。

    然而,讓他們感到非常驚訝的是,這個獵人小間里,還有另外一支獵人隊伍,他們明顯也是完成了這個懸賞的,在等待著雇主!

    “怎么是你們!”顧盈看到了那另外一支小隊,頓時臉就板了起來。

    “喲,這不是顧盈隊長嗎,怎么跟剛討完飯回來……嘖嘖,你身上什么味道,你們落到糞坑了吧,洗一洗再來這里啊,這可是獵人大師私人區域,別熏到了大師。”一個妖里妖氣的聲音道。

    說話的人也是一名女子,年紀近三十,臉上抹了很厚的一層粉,乍一看是挺漂亮的,但仔細去品的話,估計會對這種粉白產生反感。

    “你來這里做什么?”顧盈冷冷的說道。

    “當然是接受懸賞啊,我的小隊捕捉了一只蜥蠑幼崽,過來交接……呀,你們不會也是接了這個懸賞吧,那不巧咯,我們先到的,已經告知雇主了。”李玉梅說道。

    “不可能,現在這個季節唯有大儈溪谷有蜥蠑獸的幼崽,我們小隊根本就沒有見到你們獵人隊伍在那里活動,你們這個幼崽肯定有問題,是別人養著打算作為契約獸的!”顧盈說道。

    蜥蠑獸已經過了繁殖期了,找遍這個千島湖包括其他區域,都絕不可能有剛孵化不久的幼崽,而岳風小隊卻知道有一個地方因為其特殊的環境會出現那么一兩只特例,所以他們才對這個懸賞志在必得,結果李玉梅卻跑來這里交貨,這是絕不可能的!

    “又不是你一個人熟悉千島湖地帶,別覺得我動作比你快,你就覺得我耍詐、作弊,獵人大師又不是瞎子,他自然會做鑒定。我看啊,你們還是回去洗洗吧,這股臭氣讓我覺得惡心了,我們晚上還要吃大餐的!”李玉梅嫌棄無比的說道。

    “可惡,可惡!!!”顧盈暴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一副要和李玉梅拼了的架勢。

    “女瘋子!”

    兩人正要撕起來時,一位獵人女郎走了出來,看到這群人一副要打起來的樣子,立刻皺起眉頭呵斥道:“你們做什么,不知道這里是禁止私斗嗎!”

    “我們來交懸賞,他們后來的,這位大師助理,還是將他們趕出去吧。”李玉梅說道。

    “誰吵誰就出去。既然完成了懸賞,那就留下吧,反正1oo萬的懸賞我們大師都收。至于競爭雇傭隊的,多幾支也沒關系,我們大師要審選的……”獵人女郎說道。

    “那是,那是。”李玉梅立刻諂媚的笑著。

    顧盈臉色此時卻非常難看,本身她臉就臟得不成樣子,頭更是蓬亂骯臟,和最初出時判若兩人,真不比街上乞丐好多少。

    1oo萬的懸賞蜥蠑幼崽根本不是重點,后面那個24oo萬的雇傭懸賞才重要,為了能夠第一個完成獲得賞識,他們小隊真得不把自己當人了,蹲在臭氣熏天的泥漿里三天三夜……

    終于捕獲了蜥蠑幼崽,又火急火燎的趕回來,連眼都沒合過,要是機會丟了,她真得心灰意冷了!

    更可氣的是,跟自己競爭的家伙就是這個最不要臉的女人。

    顧盈和李玉梅最早就是同隊成員,當時他們的隊長是一位非常杰出的魔法師,李玉梅就通過她那不要臉的獻身手段,不僅將她顧盈踢出了隊伍,還徹底成了那位隊長的夫人。

    這女人啥事不干,如今獵人稱謂比自己高,獵人小隊名氣比自己大,而且還在前不久晉升到了高階!

    顧盈恨透這賤人了,本來自己前程就被她毀了一次,如果連這最后的一次咬牙沖擊都被毀了,她覺得自己真得會和李玉梅來個玉石俱焚!

    24oo萬的懸賞對他們這種小隊真得很重要,完成了不僅有錢,還會獲得足夠多的獵人貢獻值,而且有了這個高級別的懸賞,他們以后要接1ooo萬以上的懸賞單子就會容易很多。那些雇主看到你能夠完成24oo萬的,當然會愿意選擇你的隊伍。

    他們現在大多是接幾百萬的懸賞,可幾百萬要一個隊伍六七個人分,何年馬月才可以購買得到星河之脈?

    一份殘缺的小星河之脈都要五六千萬!

    所以顧盈把這個24oo萬的懸賞看得很重很重,若是真得可以完成,對她來說也是一次蛻變,至少以后能接1ooo萬以上的懸賞了,再辛苦個五六年,還是能夠攢足星河之脈的,不至于沒半點盼頭。

    “一百萬已經通過獵人賬戶打到了你們戶頭上,你們的幼崽交給我吧。”獵人女郎對李玉梅和顧盈說道。

    “那個,大師雇傭呢,我們其實還想接后面的那個24oo萬雇傭懸賞,不知道能不能讓大師跟我們見一見,我們岳風小隊都是精英,紀律嚴格得像軍隊,保證可以做好大師的助手。”鐘立忍不住問道。

    “這個等幼崽交給大師后,大師會做決定的,你們兩個小隊可以在等候,也可以先回去,消息有了我會通知你們的。”獵人女郎說道。

    “那麻煩轉告那位七星大師一聲,我們潘山小隊是從獵人大師6灼手底下分出來的小隊伍,和一些雜牌獵人小隊和不入流的小隊相比,肯定是更專業,更有實力。”李玉梅說道。

    “你說什么!”顧盈怒道。

    “隊長,別激動。”鐘立急忙勸阻了顧盈。

    “哼,實力和名聲擺在那里,七星大師自然有慧眼……這位大師助理,我們潘山小隊就先告辭了。”李玉梅說道。

    顧盈見李玉梅帶著隊伍離開,氣得渾身都抖了。

    但是,顧盈沒有離開,她就站在這個獵人小間里,她目光注視著那位獵人女郎,仿佛豁出去了一樣對獵人女郎道:“大師助理,能不能讓我見見這位七星大師,我可以保證李玉梅的蜥蠑幼崽是有問題的,而且我們岳風小隊雖然名望不高,隊伍成員卻個個出色,只要安排下去的任務,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完成,請七星大師給我們岳風小隊一次機會!”

    顧盈不想放棄,尤其是再見到李玉梅,看到她那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她想要主動爭取!

    “我說了,結果要等大師對蜥蠑幼崽的鑒定……你這些話沒有必要說了。”獵人女郎淡淡的回應道。

    “請讓我見見這位七星大師,拜托了!”顧盈朝著女郎重重的鞠了一躬。

    只要見到那位七星大師,她就可以拆穿李玉梅的作弊。

    李玉梅的幼崽,一定是購買的,絕不是活捉的!

    李玉梅這種人,根本不配得被七星級的這種獵人大師納用!

    “我幫你轉達吧。但見與不見,還是大師說得算。”獵人女郎也算是被顧盈打動了,畢竟這是一個連傷勢都來不及處理跑來交接的隊伍。

    ……

    獵人女郎離開了這個小間,將蜥蠑幼崽交給了雇主。

    大概過了兩個多小時,獵人女郎回到了這里,結果驚訝的現岳風小隊的人還在這里,一副就在這里等消息的樣子。

    “你們別在這里等啦,趕緊回去處理傷口,趕緊去休息吧,有消息我會告知你們的……對了,我已經將你說的話轉達了,大師表示她在忙著,至于蜥蠑幼崽是否是活捉、野獸的,她能斷定,不用你操心。”獵人女郎說道。

    “哦,哦,好。”顧盈有些失落的點了點頭。

    “隊長,你也別灰心,七星級的大師,李玉梅那點小動作肯定能識破的……”鐘立安慰道。

    “話說起來,沒到這里之前,我都還不知道是一位七星級的獵人大師!哇,以前能接觸到一位獵人大師都很難得了,沒有想到我們這次接的是七星級大師布的懸賞,難怪出手那么大方!”大鼻子法師說道。

    七星級!

    這在顧盈他們眼中真得就是級大人物了,像李玉梅攀附得那個男人,也不過是一名三星獵人大師,這種三星的在七星的面前,基本上就是小輩!

    顧盈也沒有想到自己這次觸碰到的是一位七星級,所以她更迫切想要得到這個機會……在一位七星級大師手底下做過事,他們往后接懸賞更有巨大優勢,別說1ooo萬的了,更高的他們都可以接了!

    “這位大師助理,能不能冒昧的問一下,是哪位七星獵人大師啊,我看了一下那個獵人印泥,很多七星級的大師印泥我都記得,也都見過,怎么唯獨沒見過這位大師的印章?大師比較低調吧?”大鼻子小心翼翼的問道。

    獵人印章是一種身份標識了,越是有名的,不需要說名號,印章就夠了,大鼻子也看過那封信條,上面的印泥無法和有名的七星大師對上號。

    “其實那兩位七星獵人大師我也不是很熟悉,因為他們是私人獵所所屬的。但這個私人獵所很有名,你們肯定知道。”獵人女郎說道。

    “私人獵所??”岳風小隊的眾人大吃一驚。

    絕大多數獵人那都是上門去找活干的,而私人獵所,那都是名氣達到了很高的級別,一些雇主主動上門去找他們辦事的,所以私人獵所那得是在獵人領域里近乎達到獵王級別的人才會開,可以說是獵王的專屬了!

    “那……那究竟是哪個私人獵所?”

    “魔都靜安區的青天獵所。”

    ——————————————————

    (兩章合一章,懶得分章了。別看完之后在評論里傻萌傻萌的說:亂蜀黍,今天怎么才一章啊……哭唧唧!

    沒感覺今天這章特別長嗎!!比以往更新的字數還多了好不好!!)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全職法師,全職法師最新章節,全職法師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月亮是特马打一生动物